主页 > 管家婆中特期期准正版 >
“下班后再去学门新才艺” 综艺带火成人培训班
发布日期:2019-09-17 02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中国好声音》带动,某声乐培训机构学员接待量增加了三成《这!就是街舞》热播,全国街舞培训机构激增178%,浙江就有195家

  “稍等啊,我先接待个学员。”整个暑假,李斯洋都在“接待”和授课老师的身份间切换。这两个月,他们的学员接待量环比增长了30%以上。作为《中国好声音》的指定合作伙伴,这家名为“徒歌声音学院”的培训机构,眼下成了杭城声乐培训的“当红炸子鸡”。

  而在城市的另一端下沙,一家名为“前行舞蹈室”的街舞培训机构也迎来了成立后的第一个春天。《这!就是街舞2》的热播,让街舞培训受到越来越多成年人的关注。

  今年8月,顾航成了“徒歌声音学院”的一名学员。这位已经工作了5年的“90后”,觉得下班后的生活挺乏味:“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吃外卖追剧玩手机。”他想要过得更丰富些,“去学个唱歌吧。至少可以让自己唱KTV变得自信些。”他想。

  于是,他上大众点评搜索成人声乐培训机构。这一搜,他被惊讶到了:“原来有这么多成人声乐培训机构!”

  他选择的这家,就是“徒歌”。吸引他的理由是,这家培训机构还是《中国好声音》的指定合作伙伴。

  记者通过点评网站,在钱江新城的一栋写字楼里找到了它。大约500平米的场地,被隔音墙划分出各类教室,吉他、尤克里里、流行键盘、钢琴……各类乐器应有尽有。

  胡富钧,给自己取了个“胡不归”的艺名,和李斯洋、孙中文一起创办了这家机构。他们都是天津音乐学院毕业的,知名音乐人山河老师的学生。

  “我们的核心班子都是天津音乐学院、沈阳音乐学院、浙江音乐学院毕业,平均7~8年的教龄。”胡富钧介绍,从2017年9月成立至今,他们已有近400名学员、两家分店。萧山店、钱江新城店各500平方米,固定授课老师9个,不固定的还有3~4个。

  今年夏天,因为《中国好声音》,“徒歌”开始进入更多人的视线,“我们帮导演组给杭州赛区的歌手录demo(音乐小样),包括海选的大篷车跟录制现场,大约50名歌手,从早上9点录到凌晨三点。”

  受综艺节目影响,这个暑期,徒歌的咨询量有30%的增长,其中声乐增长60%,器乐增长40%(包括吉他跟流行键盘)。“弹唱的涨幅很大,这说明大部分学员不只是满足于做KTV麦霸,而是让自己专业升级。”胡富钧表示,如今,声乐培训机构越来越专业,学生的目标也越来越专业。除流行声乐、流行器乐外,徒歌的课程还包括流行编曲、歌曲制作、歌曲改编创作……

  其实在此之前,徒歌在市场上已有不小的知名度。徒歌的编曲、流行键盘老师金子程是《我是歌手》编曲;徒歌还为《创造101》中的叶河林、吴泽林、柯钦明、谢俊泽提供声乐指导,其中吴泽林上了15节课;索尼日本的广告女主角、《红海行动》演员庄羽、还有你可以在各大平台上看到的网红,很多都在徒歌学习声乐。

  当然,价格也不低,拿声乐培训来说,从750元~15000元不等。比如750元的课程,5个人一起上5堂课,平均150元/节,主要目的是试课。而15000元是35节课,通过专修将普通人训练到专业歌手的标准。

  五音不全的人到底能不能唱歌?“能唱。”胡富钧说。他们有一门课程,叫视唱练耳,看着谱子唱,听着钢琴弹,专门针对五音不全的人。“但很多人坚持不下去,因为太枯燥了。”比如有个学员就说:“我是来唱歌的,我怎么学了5节了,你还没教我唱一首歌?”

  口碑及热度最高的网络综艺优酷《这!就是街舞2》于今年暑期收官,来自“修楼梯”战队的选手叶音夺冠。而在杭州,有一家叶音朋友开的舞蹈工作室,叫“前行舞蹈室”。

  工作室创始人名叫“青蛙”,和叶音还有叶正都是好朋友。决赛时,“青蛙”还是叶音的帮跳嘉宾。“大学毕业的时候,2013年那段时间,那些原来和我一起学舞蹈的人都走了,就我留下来继续走街舞这条道路。”

  让“青蛙”没想到的是,街舞被广大群众所接受,是因为一台综艺节目。“河豚影视档案”数据显示,《这!就是街舞》热播之后,全国街舞培训机构数量增加了178%,北上广等10个大城市的培训机构总量达到了7878家。要知道去年这个数字只有2834家。据统计,目前我国街舞从业人员已超300万,学员更是每年接近500万人,这个数字还在上升。另外,CHUC全国街舞联盟旗下单位数量浙江排到了全国第二,195家。

  前行舞蹈室为工作室性质,因此规模并不算大。成人学员目前有60多位,主要舞种为locking。“大家通过各种渠道自己找过来报名。今年暑期,单是最高档的VIP年卡会员就多了6个,前几天刚推出的秋季畅跳卡,限量十张也是一出来就秒完了。”“青蛙”说,自己一个朋友在海宁开了一家舞房,这个暑假已经开了8个成人班。

  近年来打着“慢综艺”的体验经营类节目层出不穷,明星们走出演播厅,开始了旅行、种地、开餐厅、开民宿……今年轮到开花店了,《小姐姐的花店》已上线,不少网友表示,与国内大多数慢综艺有着一样的通病:“假大空”般的过家家。更有花店老板告诉记者,开店初期,可没法像明星们这般悠闲地举着红酒杯唠嗑来治愈观众的焦虑,她用3-4年才达到目前的舒适期。[详细]

  如果评选2018年度“性价比”最好的真人秀,获奖者可能是近期不断推出的主打观察恋爱、婚姻交流的观察类节目,比如《心动的信号》《幸福三重奏》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《我家那闺女》。[详细]

  记者日前从多所著名艺术类高校获悉,各校艺考文化课分数线屡创新高,对考生综合文化素养提出更高要求。[详细]

  跟风历来是综艺节目的致命伤,一个节目类型从红到糊往往只需要一年的时间,如今要中招的是观察类综艺。[详细]

  他们都老了吧,他们在哪里呀?从前,看到荧屏上的经典剧组重逢,总是忍不住让人感慨,拉不住时光的列车。可是这些年,综艺节目“游戏”少了,“重聚”多了,细数一下《我爱我家》《新白娘子传奇》《康熙微服私访记》《炊事班的故事》、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……直到不久前热播的电视剧《都挺好》亮相在浙江卫视《王牌对王牌》中,姚晨再扮“郭芙蓉”经典形象。当情怀也成了套路,究竟是我们老了,还是节目懒了?听说思念是一种病,得治![详细]